首都之窗

我的抗大附中生活

  2015-07-08 15:13:00

冀先民

我出生在太行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1937年7月7日,卢沟泣血,日军帝国主义打响了全面侵华战争第一枪;同样在这一天。中国军民开始向侵略者射出愤怒抗击的子弹,中华民族全面抗战事业揭开序幕!那年我13岁。

父亲十分痛恨日本侵略者,抗战一爆发,他就把我送到杨秀峰司令领导的冀西抗日游击队。1942年春,太行陆军中学在河北省邢台县西部山区浆水镇筹备成立,我又被组织选派上学,当了五年“小八路”,第一次有幸系统学习文化知识。

陆军中学下设6个学员队,约800人,年龄大多在18岁左右,最小的才十二三岁,文化程度也参差不齐。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强烈心愿:学好本领打鬼子。

我们的学习课程非常丰富,除了军事课、政治课,还开设了普通中学的语文、数学、历史、地理、自然、音乐、美术、体育等课程。学校的条件非常艰苦,于是我们自立更生,自己创造学习条件。没有教室,夏天我们在树阴下或打谷场上听讲,冬天破庙、祠堂或老百姓的羊圈就成了我们的课堂;没有黑板,就借老乡的门板;没有粉笔,就挖白土搓成细条晒干代替;没有桌椅,就用背包当凳子,膝盖做桌子;没有笔墨,就用子弹壳自制蘸水笔,刮锅底灰、用煤灰调成墨水。那时,最感到缺乏的是学习用纸,很多时候连土造的粗纸都没有,只能用桦树皮代替,因此我们每次进山砍柴时,都用心寻找桦树,剥下树皮晒干备用。为了节约纸笔墨水,每班还自制沙盘,学员们用树枝在沙盘上做练习。

抗战相持阶段,也是根据地生活极端困难时期。我们的粮食供应严重不足,有时每天只发几两黑豆面。就这样,我们每人每天还必须节约2两粮食救济灾民。为了填饱肚子,学校经常组织我们出去挖野菜、采树叶,掺和玉米熬成稀粥充饥。就是在这样艰苦的学习环境里,我们抓紧时间,如饥似渴地学习,为以后参加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在太行陆军中学上学的日子里,我们一边学习、一边生产、一边战斗。1942年到1943年,日寇调集重兵,对太行抗日根据地进行了6次大“扫荡”。每次“扫荡”,太行陆军中学都处于敌人的大合围圈内。

每次反“扫荡”,为了缩小目标,学校都让各队分散转移,分成排、班、小组,与敌人兜圈子。各队挑选有战斗经验的同志成立战斗排,把仅有的枪支交给他们保管,其他同志每人发几颗手榴弹。两年中,我们经历了许多危险,其中让我最难忘的有两次。

1942年5月下旬的一天,敌人来“扫荡”。我和另外两名同志组成的小组冲出敌人包围圈后,隐蔽在一个山洞里。过了大半天时间,我发现山下没有敌人,决定下山去找水喝。走到山下,我突然发现前面过来20来个日本鬼子。怎么办?我没有枪,随身带的手榴弹又留在山洞里。我急中生智,用全身力气把水壶向敌人投去。鬼子看到一个像手雷一样的东西飞过来,吓得齐刷刷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趁着这个机会,我转身拼命向山上跑去。敌人虚惊一场,恼怒地在山上搜了一阵,见找不到我,只好放了几枪悻悻地走了。

另一次发生在1943年5月。当时,我们班被敌人围困在一座山上。班长陈旭东带着七八个同志冲出了包围圈,我和邵英、高双来3个全队年龄最小的学员被敌人堵了回来。敌人追得很紧,一个鬼子兵伸手抓住了我背后的背包,我一边跑一边拉开胸前固定背包的绳子,鬼子由于用力太猛,抓着背包摔了个“狗啃泥”。我们跑到山顶没路了,前面出现了一个300多米高的悬崖。几个鬼子慢慢地围上来,想活捉我们。我们一起高喊着:“誓死不当俘虏!”纵身跳下悬崖。庆幸的是,我们由于被半山腰伸出来的树枝挂住了,才得以死里逃生。

到1943年下半年,敌人对我根据地的“扫荡”更加频繁,留在敌后继续办学困难重重。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党中央决定,太行陆军中学从邢台浆水迁往陕甘宁边区。1943年10月下旬,我们全校师生分两个梯队开赴陕甘宁边区。在通过敌人重兵把守的晋中平原封锁区时,我所在的梯队被敌人发现,只好转入太岳根据地。1944年春节后的一天,我们趁敌人放松警惕,一夜之间,强行军90公里,闯过同蒲铁路、汾河、太(原)军(渡)公路三道封锁线,冲破晋中平原封锁区。1944年4月,我们终于来到革命圣地延安。

在宝塔山下,延水河边,刘伯承、陈赓、薄一波和抗大总校代理校长徐向前等首长亲切接见我们,号召我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到甘肃陇东建立新的学校。几天后,我们由延安出发,行进到陇东上坪川。在这里,我们与太岳陆军中学、冀南陆军中学的学员,合编为抗日军政大学第七分校第三大队,下属9个队,1100多人。

在陇东的1年多时间里,我们倍加珍惜这难得的安宁时光,努力学习,充实自己。

1945年8月15日,日本侵略者宣布投降,在民族危亡时刻,中华民族同仇敌忾,共赴国难,投入正义的抗战中,八年,我们数以万计的中华儿女付出宝贵生命;八年,中华儿女从不言放弃;八年,中华民族历经磨练;八年,中华民族固若长城;八年,我们拥有了摧不跨的“抗战精神”!八年,艰苦抗战,血雨腥风,中国人民终于取得了100多年以来反抗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

抗战胜利后党中央命令我们重返晋冀鲁豫根据地。9月10日,我们途经延安,在中央党校大礼堂,受到了朱德总司令的亲切接见。朱总司令对我们说:你们到前线后,要不怕苦,不怕死。听了总司令的话,我们备受鼓舞。

从延安出发后,我们渡黄河、过汾河,历时2个月,到达晋冀鲁豫军区所在的邯郸地区,三大队也改名为“晋冀鲁豫军区陆军中学”。11月21日,我们在新庆村举行了毕业典礼,随后同学们被分配到各个部队工作。

(注:此文转载于华夏经纬网,略有改动)

        

畅游网上博物馆

品读往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