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之窗

我的爷爷

  2015-08-25 15:30:00

军号

我爷爷是河北肃宁人,14岁那会参加了八路军。

当时我们村是著名的抗日村群众基础很好。那年队伍从村子过,留下了一批伤员,留在我们家的是一个政委,肚子被炮弹皮炸开了,伤的挺重,养了一年多。养伤期间政委很喜欢我爷爷,经常教他读书认字,等伤养好了归队,一拍我爷爷脑门“小伙子不错,跟我走吧”于是就给带走了。

那时候鬼子闹得凶,队伍离得远,先是跟县大队区小队干,送情报,挖地道,要不就是搞生产,用牲口帮忙运物资。

后来在40年秋天,县大队区小队整编,参加八路军。夜里穿过高粱地摸到驻地,发衣服,分班排。衣服穿了一半,远处枪就响了,鬼子追过来了,一个连的弟兄提刀上马,就冲过去了(那时候还没来得急发枪),最后没一个回来的,其中四五个是我们村的,还有一个是我爷爷的表舅。

我爷爷那叫一个恨呐,总想着有朝一日能亲手砍几个鬼子报仇,但是一直没机会。

马刀那时候是个稀罕货,不是谁都能有的,驻地铁匠不多,打不了多少,即使打出来也是歪瓜裂枣,比菜刀强不了多少。我爷爷那时候背着一杆老套筒,子弹只有三发,平时打仗时候统一收走发给特等射手,不叫他们使。那时候发衣服,一件棉袄一件棉裤,单裤,没内衣内裤也没外衣,夏天穿单裤上面穿个坎肩。偶尔组织学习发个毛巾牙刷,能高兴个好一阵子。

抗战胜利那年,终于有机会带着队伍进了趟北京,那时候我奶奶搬到了在北京自己拉扯几个孩子,进城的时候遇见了,按照我奶奶的原话说“骑着匹破马,背着杆破枪,一身棉袄破破烂烂,比老百姓还穷,几乎和乞丐无异”见到我奶奶,回了趟家看了看,住了几天,那时候家里穷,留下了两块大洋,我奶奶拿着买了点盐(之前只能去盐碱地挖图,回家煮成一些黑漆漆的浆糊似得东西吃)后来很快队伍就开走了。不久就开始改编。

队伍之前是18集团军53师,后来给划到了彭德怀手下,因为我爷爷识字,于是划给了机要科发电报。

打石家庄那会,在前线发报,白天晚上的发,后来交接班,刚换班没半小时,指挥部让人一炮打了,发报员全牺牲了。这也是离死亡最近的两次之一。

后来北平解放了,随部队进北京。然后队伍留下一部分人,包括我爷爷。剩下的人继续南下,其中有一个叔公随队伍下江南,进西藏,现在在成都离休。队伍上还有一部分人参加了抗美援朝,其中一个同村的,在朝鲜开车时候被飞机给炸了,自己从残骸里面钻了出来,现在在国防大学。

目前还建在的,就这两位,我爷爷的队伍76年现代化改组,离休之后转入地方,没两年就过世了。

畅游网上博物馆

品读往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