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之窗

我参加的抗战

  2015-09-06 09:05:00

甘丽坤

70年前,我17岁,在广西桂平县读初中。全国抗战的烽火燃烧到广西后,学生抗战热情高涨,正好广西学生军开展招录工作,我和班上十几名同学一起,瞒着家人偷偷报考了。

刚开始,说只招1200名学生军。由于学生热情高涨,报名学生达到18000多人,最后招录了4269人(其中女生400多人)组成了三个团,我被编入二团女生中队。在这里,我遇到了现在的丈夫小梁。他是家中独子,也是瞒着家人悄悄报名的。

被广西学生军录取后,我才写信告诉家人。家人回信叫我赶紧回家,但为了抗战,我坚决不回去。在桂林参加一个多月的集训后,广西学生军的三个团分别出发,到广西全省99个县中的55个县的广大城乡,运用口头演讲、演街头剧、歌咏、出壁报、画漫画、写标语、编油印报刊等多种方式,开展抗战救亡工作,向群众揭露日寇的残暴、宣传沦陷区人民的苦难等,激发广大群众的爱国热情。仅是戏剧就演出2万多幕,其中,学生军自编自演的街头剧宣传抗战最受群众欢迎。

在一个县的某个圩镇,我们编排了一出反映日寇飞机空袭狂轰滥炸的街头剧,我在剧中扮演一个被日机空袭吓疯的妇女。由于我演出十分投入,过后几天,我走上街头,还被市民认出。不时有小孩冲着我指指点点说,“这就是那个被空袭吓疯的女人”。

小梁也经常参加戏剧演出,在演出中他还做过一件“蠢事”:在苍梧广平圩演出时,扮演爱国青年的他被“日军”毒打。为了求逼真,他竟让演“鬼子”的同学将自己仅有的一件绸衬衣给撕了。演完后才想到,如果演一场撕一件,一路演下去,得撕毁多少件衣服啊。

在宣传的基础上,广西学生军还发动组织各种抗日救亡团体,号召群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持抗战,在全省形成一个抗日救亡运动的热潮。

当时,在学生军各中队救亡室能经常读到 《新华日报》《救亡日报》《群众》《论持久战》等中共领导出版的书刊。集训时,团里有计划请来了叶剑英、郭沫若、范长江等中共领导人和进步人士来给我们做报告,分析抗战形势,指明抗战必胜前途。特别是阅读讨论了毛泽东同志的《论持久战》,使我们认识到我国抗日战争的发展规律,从而克服了对抗战前途的种种糊涂认识,更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心,也培养了我们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1939年,中共中央提出“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三大政治口号,更使我们有了辨别是非善恶的标准,进一步坚定了战胜邪恶,夺取抗战胜利的决定和信心。

那年冬天,日军侵占南宁,1940年桂南战局呈现相持态势。同年5月,广西学生军集中隆安县下颜整编为广西学生军团,着重总结工作,组织学习。我们学习了中国革命的任务和前途等问题,特别是学习讨论了毛泽东同志的《新民主主义论》,明确认识到中国革命要分两步走,争取抗战彻底胜利之后,还要继续努力实现社会主义。这使我们的思想豁然开朗,由原来的爱国主义升华向社会主义信仰发展,下定决心走社会主义道路,与实现社会主义而努力。集中到一点,就是听党的话,沿着党所指引的道路,不断克服困难,努力前进。

广西学生军开展的抗日救亡运动,深受群众的拥护,也为敌人所畏惧。日本侵略军在其占领区张贴公告,称“斩获一个学生军军官首级赏银三千元”,后来还升格为“缉获学生军一人赏银三千元”。对于敌人的无耻叫嚣,我们嗤之以鼻。

1941年,广西学生军解散。按照安排,想复学的可以重新回到学校读书,读过初中三年级的就可以直接去读师范。于是,我到了容县自良镇读师范。由于小梁读中学的档案一时找不到,按规定不能直接去师范就读,只好到广西贺县中学高中部读书。由南宁市教育局派到市第十二小学工作,1953年调任该校副校长。1979年9月,我调到南湖小学工作,直到67岁那年才离开心爱的岗位。

畅游网上博物馆

品读往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