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之窗

中秋分月饼

  2015-10-08 02:10:00

张晖

又到中秋节。中秋节对中国人就像农历的新年一样,是个非团圆不可的好日子。中秋节又称团圆节,无论是关于它的起源、传说还是关于它的民俗活动,无不体现着中国人期盼团圆、追求美满的行为准则和规范,无不浸润着渴望民族团结、国家统一、社会和谐、家庭幸福以及惩恶扬善、收获喜悦等多方面的道德意蕴。而且每年的中秋节总会牵绊着众多游子的思乡情,一顿丰盛的中秋宴总是这个时刻聚会的绝对主题。

回忆儿时的中秋节,唯一的乐趣与向往便是中秋夜全家人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要说荤腥是必不可少,但最使人向往的是那硬梆梆的,咬一口就能感觉冰糖粒子塞牙缝又香又甜的月饼!365天才轮到吃一回啊!有时私下里也曾想过,中秋节,为什么不能每月过一次呢?那时的月饼似乎都是自来红或自来白的(后来才知道那月饼叫做五仁的),我们都最爱吃自来白的,咬开后,一股冰糖的清香味直沁心脾,青红丝,冰糖,瓜子仁,花生,芝麻,有时还能看到干蚯蚓(中药学叫做地龙),可谓是色香味俱全哦,这么诱人的美味,是孩子们的最爱。常常数着小指头偷偷地算日子,盼望中秋之夜早早的到来,同时还要旁敲侧击的耍一点小心眼儿跟在妈妈身边一遍遍的不厌其烦地问:买月饼了吗?总害怕将来没得吃,当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心里便乐滋滋的蹦着跳着继续自己的“工作”,否则,便心理恨恨的,撅起小嘴无精打采的,什么“工作”也不愿意干。盼啊盼啊,不知夜里梦到几回回吃月饼的滋味呢!终于盼来了中秋夜!月饼是要在晚饭后才能分的,从一开始吃饭心里就痒痒的,总希望全家人早一点吃完饭分月饼,要是这个时候家里人说个故事或小笑话,我是最烦的,最不愿听的!即使平时要捧腹大笑甚至笑的尿了裤子的笑话,我也坚决忍着,不露一丝笑意,我要告诉大人们:我在抗议!吃过饭,妈妈去厨房里收拾东西,我和弟弟就会跑过去焦急地问:"妈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吃月饼呀?我和弟弟还要去赏月呢。妈妈总是不慌不忙地回答说:",不要着急,要等月亮出来以后才能切月饼,吃月饼呀。那时我家孩子多,经济也不富裕,所以就要把一个月饼切开,一分为二或者一分为四。终于月亮出来了,妈妈要分月饼了!我瞪着一双小眼睛,紧盯着妈妈拿刀的手,看看哪一块稍微大一点,这时妈妈说话了,她让我想办法将一块月饼用三刀平均切成八小块,才能全家每人一小块。切月饼?这容易。我满口答应。可妈妈提醒我:“想想月饼是什么图形,我出这道题就是考你怎样把学到的数学知识 运用到生活中去,你要切不成八小块,就没有你吃的了。”这下我楞了,一个月饼怎么才能三刀切成八小块呢?我托着下巴冥思苦想,并且在纸上画出了图形。月饼是一个圆形,要切成 8 块,每一块就是一个圆心角是 45 度的扇形。我反复在纸上画图,可是怎样画都得用 4 刀才能切出 8 块。 看来月饼是吃不上了。正在我一筹莫展、灰心丧气时,妈妈在旁边切黄瓜,先把黄瓜竖着切一下,又横着切,这一下提示了我。我把月饼沿着横截面切了一刀,又把它放正切了两刀。我数了数,8 块!奇迹!真是奇迹!我成功了! “妈妈,我切出来了!我能吃月饼了! ” 并把刚才切的过程向妈妈讲了一遍。 妈妈向我翘起了大拇指夸我是 “数学小博士” 。 我吃着自己切出的 8 块小月饼心里甜滋滋的。

好几十年过去了,随着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吃月饼,也早就不算什么奢侈的事情了,现在给孩子说起我儿时吃月饼的故事,孩子是不屑一顾的,这主要是与经历有关的,不过越来越觉得现在的月饼没有过去的有滋味了,有的也只剩下回忆了。

畅游网上博物馆

品读往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