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之窗

那些年我们这样过国庆

  2015-10-08 02:16:00

郝延光

儿子和他一起留学放假回来的同学在北京逛了个够,并对我说:“爸爸,出国在外时,我每一秒都在想着家,想着祖国。还是咱们的中国好!”儿子想把祖国首都的容貌深深记忆在脑海,作为一生的回味和骄傲。

北京,这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美丽不是她的唯一。那些宏伟壮观的古建筑,构思精妙的园林,肃穆雅致的庙宇,以及民间千年不变的习俗,街景,都使北京显得亲切,内涵和富有诗意。

秋天的北京,香山的红叶最为吸引游人。那漫山艳丽的红,如火似花,在秋风中摇曳,象流动的红色海洋。偶有绿色点缀其间,更是绚丽无比,美不胜收。很早就学过杜牧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所以一直以为,香山的红叶指的是掌状的枫叶,但今日我才真正看清红叶的面貌,那是心脏的形状,血红的颜色。香山的红叶,象生命一样,是跳跃的,是灿烂的,是燃烧的,是最具希望的。奥运鸟巢的建立,使北京又多了一份神奇。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们团聚在这里,一起呐喊,一起放飞梦想,一起享受超越梦想的激情。俯瞰鸟巢,不禁为它的美妙而惊叹。它不再是一个钢架构成的建筑,而是一座美丽雄伟的宫殿,一个温暖博大的港湾,一个幸福祥和的摇篮。它承载着中国人太多的希望,智慧,自信和热情。必将成为世界体育史和世界建筑史上的一个标志,一个典范,更是一笔无价的精神财富。

孩子出去了,此时的我却把自己关在家里,反而比平时更显清闲。

静静地,思绪飘忽,回到我少儿的时期。

那时,我在小学。从四年级起,就每年参加天安门前的国庆游行集会。

那时每当暑假后开学没几天,参加游行集会的同学就开始训练了。虽然每天放学后都要饿着肚子训练到天黑,但大家都非常认真,没有怨言。开始时主要是练队列,无非稍息、立正、齐步走之类常规内容,只多了一项盘腿坐和起立。右腿别在左腿前面,曲腿,臀部贴着脚跟原地坐下、起立,稳当、迅速、动作准确,不用手扶地。以前以为只有老太太才盘腿,练熟了发现,盘腿坐实在是最适宜长时间坐着的姿势了。后期要学会看旗语举花。小学生队列在广场最前边,担负着举花组图的重任,开会时要时刻盯着灯杆上的指挥旗,按照自己所处的不同位置变换手中不同颜色的花束。

十一就要到了,同学们各自开始准备节日盛装。小学生的装束最经典:白汗衫、白球鞋、红领巾。男孩穿蓝裤子,女孩穿花裙子,长短在膝盖上下。这样简单的装束在那个年代也不简单。没有漂亮的花裙子,或是衬衫不够白、红领巾旧了的同学家里没条件买,只能向其他同学借,有时借来的衣裙大小不合适,老师们还要动手用针线帮我们改一改。

十月一日凌晨3点半,天还漆黑我们就到学校集合了,四点准时出发。凌晨天气很冷,大家都穿上了毛衣,把白汗衫套在外面。书包里带上馒头、咸菜等干粮和用玻璃瓶装的饮水,整队出发。赶在5点戒严以前进入广场到达指定位置。

国庆集会上午十点钟正式开始。庄严的国歌奏响,我们精神抖擞,站得笔直,把花束举得稳稳的。虽然站在广场最前列,但我们要集中精神完成好组花任务,不能出一点纰漏,城楼上的国家领导人、壮观的游行队伍我们也只能从花束的缝隙中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一点。  游行集会的最后一项是跑步涌向天安门城楼,这是最热烈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啊——!”成千上万的少年儿童欢呼着、奔跑着,无数的鸽子、气球飞向天空。大家喊哑了嗓子,跑掉了鞋子。在金水桥畔向着天安门城楼使劲舞动花束,有节奏地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城楼上,毛主席频频向我们招手致意……。

数十年弹指一挥间,高楼在梦里有了新的高度,生活也在梦里登了高楼,生活随记忆攀爬着。记忆在美好中突现,生活在美好中记忆。一段段的高度,测出了珠穆朗玛,一段段的高度,测出了人民地位。去年,我的一个小侄孙子参加了游行集会活动。从训练开始就看他不断拿回来学校统一发放的单的、夹的服装、帽子以及背包、马扎甚至还有尿不湿等物品,每次发放的食品更是应有尽有,:面包、方便面、火腿肠、水果、饮料、矿泉水、巧克力、瓜子等等等等。同是参加国庆集会活动,现在的参会者与我们当年穿着借来的蓝裤了、白衬衫,盘腿坐在冰凉的地上,啃着干馒头(或窝窝头)夹咸菜的景象真是不可同日而语,这表明我们的中国正以一种蓬勃力量的态势走向未来。

畅游网上博物馆

品读往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