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之窗

冬韵

  2015-12-09 10:06:00

狄明

冬,会意字,岁之尽也。冬天是时令的终结季节;冬天是万物收敛不再张狂的季节;冬天是生命孕育待机生发的季节;冬天是湮灭陈旧催发新生的季节!寒风凛冽、白雪皑皑,一派天寒地冻,万物萧瑟肃杀的景象。冬天最大的特点就是冷。李白《冬日归旧山》诗中用:“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可以说就形象概括了这一冬天的特点。

冬天质朴坦荡,庄重深沉,仿佛阅历深广、学识渊博的长者,和善而安详。         

冬天骨子里就含蓄,不事张扬。他走过了一路的芬芳、火热与喧嚣,终于以谢幕的姿态淡定下来了。如同一位沧桑老人,流金岁月历练出来一种刚毅与深沉,坦然面对曾经的枯荣兴衰,承受着一切的喜怒哀乐,在淡定中回味童年的梦幻,反思青年的激情,盘点中年的得失。它又静若处女,把几多复杂的情感深深埋在心底,隐秘着多情与向往,按捺住所有的冲动与宣泄,在平静中期待春缘的喜乐,憧憬播种的自豪,遐思人生的美好。冬少了一些浮华,多了一份内敛;少了一些狂热,多了一份凝重,风清气正,厚积薄发。

冬天是蕴藏与孕育的季节,既是万物的终结也是精彩生命的起始。种子藏在粮囤里,种子埋在土壤里,种子种在人们的心窝里。你看北京公园里那些树林,虽然被肃杀的晚秋剥光了衣衫,赤裸着笔直的身躯,承受着朔风的肆虐,但他们纵横交错、紊中有序的枝柯,依然昂首挺胸、精神抖擞地在沙沙歌唱,这不正是冬天的旋律,冬天的风采么? 冬天让这些树木积蓄了巨大的能量,保障它们春天发芽,夏天开花,秋天结果。这不正是冬的兴味,冬的韵致,冬的魅力吗?

冬天不需要颂扬,也不怕打击,因为冬已经从容而慷慨地呈现出了自我。万物飘零,一派肃杀,那是本性的直面;西风飕飕,雪花飘飘,那是个性的展示,任凭说长道短,众说纷纭。有人说,冬的面孔是冷峻的,岂不知那是对世间所有作秀的不屑;还有人说,冬天的神态是凄美的,因为包容太多,沉淀了无尽的甘苦。所以,我想说,冬天是一个极富特色的季节,一种独特的意境。真的用心去感受这种意境,也许会摄取到一种力量。让我们在此美好的季节,用无限绵长的情意去感慨万物,激扬畅想!

畅游网上博物馆

品读往事更多>>